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强暴和调教
强暴和调教
一家医院的院长拜托一个新医生,也是自己好友的儿子鹿取琢己(游戏中主角)掉查院中购药资金被贪污的事,院长与鹿取琢己间的私人关系在医院中没外人知道,因此成为被拜托的对象。院长怀疑是女医生绫濑丽子(本文女主角)做的,鹿取琢己调查中发现绫濑丽子的姐姐曾经贪污过药款,后跳楼自尽的记录
  某一天晚上鹿取琢己发现绫濑丽子行动异常就去尾行,然后游戏开始。
  GOOD END:绫濑丽子最后来到旅馆的房间里,鹿取琢己在门外偷听,得知丽子也在调查贪污案件和姐姐跳楼案件,并拿到证据表明真正贪污的人是院长,并和院长在房间里谈判,而后被院长夺去证据,鹿取琢己进入房间后得知丽子的姐姐就是发现院长贪污后被院长杀死。二人一起制伏院长送进警察局,回来后直接上床……BAD END:鹿取琢己半路偷袭丽子,将她带进医院地下室进行和院长一起天天调教,得知事件真像后选择和院长同流合污,游戏结尾说丽子已经被折磨3天了,单是今天就已经被折磨了6个小时以上……===============================================“唔……”绫濑丽子从梦中醒来,眼前还是一如继往的一片洁白。7天了,从被她抓住到现在,已经足足7天了,在这7天里,她曾屡次想一死了之,可是,她做不到,她连死的权利都没有。
  这是一家医院的地下室,在地下室里的一个秘密房间里,绫濑丽子被拘禁在这里7天了,一个妇科检查椅牢牢固定住她的四肢,嘴里的封口球让她连嚼舌自尽都没法做到。她已经万念具灰,连自杀的念头都没了,两眼直直地望着天花板,等待那个男人的到来。
  “咣铛!”随着一声开门声,绫濑丽子知道,今天的调教又要开始了。这7天来,她一直是这幺度过的,躺在检查椅上睡觉,醒来后被调教,其他的时间就是躺在检查椅上看着天花板,能够看天花板就已经是很幸福了,有时候眼睛会被蒙着过上一整天,厚厚的蒙眼布连一丝丝的光都透不近来,让她的身心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你醒啦。”低沉的声音犹如恶魔一般,一个男人来到她面前。鹿取琢己,就是这个男人抓住了自己,把自己封印在这个幽深的地下室里。
  “很期待吧,今天的调教。”这个男人在她面前奸笑着。
  “唔……”有气无力的回答,在这7天里,相同的事发生了无数次,她早已麻木,但她知道,如果不回答,下场将会更糟。
  “哦,怎幺这幺疲惫?我来让你兴奋一下吧,先来个前戏好了。”
  前戏是什幺,这7天来从没有过,她知道,这个恶魔以凌辱自己为乐,根本不会给自己任何事先的爱抚。
  “唔!”又来了,厚厚的蒙眼布套在她的头上,失去的视觉的她开始紧张起来了,尽管已经麻木,可这无尽的黑暗还是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眼前依旧是深深的黑暗,可她感觉到,一个冰冷粗大的棍状物狠狠地插入自己毫无防备的阴道中,一阵剧痛从下身传来,接着是一阵“嗡嗡”的马达声响,下体的棍状物开始剧烈旋转,看来这是一根电动按摩棒了。
  “你先润滑一下阴道吧,我去做个手术再来陪你。”离去的脚步声,铁门关上的声音都表示着那个男人已经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绫濑丽子自己,阴道里的按摩棒无情地刺激着她的敏感点,一开始的痛苦早已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快感,无尽而又空虚的快感。
  不知持续了多久,7天以来一直呆在地下室的她早已失去了时间的概念。这里没有时钟,只有无尽的等待,没有白天和黑夜,只有电灯的亮与暗,没有春夏秋冬,一部24小时不停运转的空调保持着室内温度,如果不是这部空调不断抽去空气中的水分,这个地下室恐怕早已霉烂。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高潮到了,在封口球下的叫床声回荡在这个空旷的地下室里,完美的隔音墙使得这悦耳的声音不会被任何人所听到,这7天来,她无数次的呻吟,可是除了那个男人会不时进来“探望”以外,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个隐蔽的地方。
  高潮过后,依旧没有人理睬,粗大的按摩棒继续刺激着自己,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她明白这意味着什幺。因初次的高潮而敏感的身体很快迎来了第二次的高潮,接下来是第叁次、第四次,淫水从按摩棒与阴道壁间的缝隙喷出。洒落在前面的地板上,那里的地板与别处不同,每天受到她淫水灌溉的地方分布着薄薄的苔藓。
  已经是不知是第几次高潮了,丽子早以失去意识,她的头歪向一边,口水源源不断地从封口球中流出,只剩下按摩棒依旧在阴道里搅动着,如果那个男人不来,她就得一直这幺下去,曾经有一次,那个男人也是像这样把按摩棒插进她的阴道后离去,而后被就忘记了,可怜的她被折磨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回想起来,早已虚脱的她离结束还早,那个男人毫不留情地开始了新的一天的调教,那次丽子几乎死了,她希望自己能尽快死去以从这个人间地狱解脱,可她没能如愿,一针强心剂救活了她,也让她陷入更多的痛苦中。
  现在的她,开始羡慕那些被强奸的女孩,因为强奸迟早有结束的时候,哪怕是被拍下裸照作为威胁,最起码也有最基本的自由,至少可以随时一死了之,她甚至羡慕那些被先奸后杀的女孩,因为现在的她希望能有人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她被固定在这里,游离在生与死的边界,什幺时候可以解脱?没人知道,也许还要过上10年20年也不一定。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不知过了多久,丽子醒来了,迎接她苏醒的是一波新的高潮,那个男人还没回来,应该还在手术台上抢救他人的生命吧。丽子不明白,这个令自己陷入地狱的恶魔,另一面竟然是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或许他又用自己精悍的外科手术救活了一个病人,正在接受病人家属由衷的感谢吧。
  “咣铛!!”铁门打开的声音回荡在地下室里,她知道,那个男人回来了……“哈哈,他们还真热情,说是为了感谢我救活了他们的孩子,晚上要请我去吃饭呢。”男人带着嘲讽的语气说,“不过我回绝了他们,晚上我还要和亲爱的丽子你一起度过呢!怎幺样,我回绝了别人的招待来陪你,是不是很感动啊,我可爱的丽子。”
  “呜呜……”这是她的哭泣声,这7天来她已经流干了眼泪。
  “怎幺,感动得哭啦,既然如此,我就来好好疼爱你吧。”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把她阴道里的按摩棒狠狠地拔出,随着这强烈的摩擦,丽子又高潮了。
  “才这样就高潮啦,我淫荡的女人,我要好好惩罚你哦。”
  啪!啪!啪!一个苍蝇拍狠狠地拍她的屁股,随着身体震动,每拍一下都有少许淫水从阴道里溅出来。
  啪!!!最后一下拍在了她的阴唇上,随着一声沉闷的惨叫,一股透明的液体从两腿间射出,在空中形成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她失禁了,已经很久没有进食而靠挂瓶维持生命的她,尿液已经完全透明,犹如清澈的山泉一般。
  “你这个淫荡的女人,竟然没经过我允许就随便撒尿,不可饶恕。”
  “唔!”丽子口中传来一阵悲鸣,男人毫不留情地用手捏住她的尿道,排尿被硬生生地阻断了,尿道口传来一阵剧痛使她的背弓了起来。
  “把尿憋住,不许拉!”冷酷的声音传来。
  “恩……”丽子轻轻点了下头,她知道自己只能服从这个男人,否则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丽子紧收小腹来憋住尿尿。感觉到她在憋尿了,男人松开手,松开的一瞬间,少许尿液喷出,而后立刻停止了。男人将她头上厚厚的蒙眼布解下,她眼前出现了这个恶魔和赤裸着身躯的自己。穿衣服是什幺感觉?早就忘了,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就失去了穿衣服的权利。双腿呈90度张开,阴毛早已被剃去,光洁的阴唇毫无遮蔽地展现出来。
  男人手中拿着一个小小的球,大概只有一粒米大,球上连着一条细线,男人来到她身前,弯下腰,用精细的钳子将这个小球深深地塞进她的尿道里,然后拿起苍蝇拍,在她的阴唇上用力地拍了一下。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下体传来一阵巨痛,使得她再次失禁,可是这次,强烈的尿意却无法发出,尿道里的异物阻塞了她的圣水,男人仔细观察着她的尿道,在强大的液压下,小球被向外顶出了一点。男人对这个结果不是很满意,他想了想,用一快胶布封住了尿道口,这样压强再大的尿液也无法将这个球顶出来了。
  啪!啪!啪!封住尿道以后,男人再次用苍蝇拍抽打她的阴唇,确认不会有问题后,才放下苍蝇拍。没等丽子喘口气,男人又拿起另一样东西,一个特大号的注射器。
  “唔?唔唔唔唔……”躺在检查椅上的丽子疯狂地摇头,她知道这个东西是做什幺用的,灌肠!!!
  “怎幺,已经迫不及待啦。”男人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手中的注射器伸进一个桶里吸满液体,而后插进她的菊花洞,冰冷的液体缓缓注入她的直肠内,寒冷的感觉另她的小腹阵阵收缩。可是很快,一种新的感觉出现,被注入直肠的甘油稀释液发挥了功效,腹部传来阵阵的绞痛压过寒冷的感觉。
  “唔唔唔唔………………”强烈的排泄欲望刺激着她脆弱的神经,男人拿起另一根按摩棒插进她的阴道抽插了几下作为润滑,紧接着,随着注射器从肛门口抽出的一瞬间,按摩棒立刻顶住菊花,使劲插进她的肛门并狠狠的往里推,尽管按摩棒是湿润的,可毕竟肛门的扩张力不像阴道那幺好,无情的插入使她感觉身体就要裂开了,粗长的按摩棒将她肛门口的甘油水顶进直肠的深处,强烈痛楚令她发出哀号。男人一点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轻轻地打开按摩棒的开关。
  “唔!!!!!!!!”无尽的痛苦中传来了丝丝快感,脆弱的身躯在这非人的折磨下接近崩溃。男人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下体的庞然大物早已一柱擎天。
  “很难受吗?那我先让你舒服一点。”男人说完,拿起先前那根按摩棒,再度插进她的阴道,打开开关后,按摩棒在阴道里绞动着。下身的两根按摩棒同时工作,隔着一层肉壁相互影响着,强烈的尿意、便意,两根按摩棒间的快感、痛感一起到来,丽子觉得自己就要疯掉了。
  “想排泄吗?”男人笑了笑。
  “唔!”丽子疯狂地点头,身体在检查椅上使劲扭动着,尽管她明知自己无法从检查椅上逃脱,可腹部的疼痛几乎使她窒息,或许挣扎一下会好受一点吧。
  “那就用你的嘴让我泻出来吧,尽量快一点,不然受苦的可是你自己哦。”
  男人一边欣赏她曼妙的身肢,一边不紧不慢地说。紧接着,男人将丽子口中的封口球拿出,这种封口球是特制的,它由一个穿满小洞的球和一个金属环组成,球被固定在金属环当中,这样即便将球拿出也无法合上嘴,金属环依旧支撑着上下颚。金属环比男人勃起的阴茎还大一号以便于口交,靠着它,女人就没法在口交中企图咬伤男人的阴茎。
  “唔,啊!哈哈哈……”封口球被拿出后,丽子喘息着,尽管嘴仍然无法合拢,但总会好受一点。
  “要开始喽。”说完,男人将粗大的阴茎插进她的嘴里,丽子用舌头配合着,为了能让自己早点从灌肠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丽子希望这个男人能早早再她口中发泄兽欲,她的香舌在巨大的龟头上打转,阵阵腥臭刺激着她的神经,她已经顾不了那幺多了,只要让这个男人泻出来,自己就有可能解脱,可似这乎没那幺简单。
  “今天还满主动的嘛,果然要让你吃点苦头你才会变乖。”男人奸笑着,突然将阴茎插如她的喉咙深处,她几乎要呕吐了,粗大的阴茎塞住了食道和气管,丽子陷入窒息的状态。男人也察觉这点,很快就将阴茎抽出一截,继续在她嘴里抽动着,享受这柔软舒适的口腔。男人的耐力特别强,20分钟过去了,还不见一点要射精的样子。可怜的丽子几乎要崩溃了,一边为男人口交一边开始哭泣。
  “哈哈,想这幺快就打败我,做梦啊。”看到被受折磨的丽子,恶魔的笑声响起。男人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双手蹂躏这丽子的乳房,乳房在这双大手的揉捏下变形,丽子已经分不清快感和痛感了,在下体强烈的刺激下,她又高潮了两次,现在的她机械地蠕动舌头,不停地舔着男人粗大的阴茎。
  又过了5分钟,就在丽子觉得自己就要死掉的时候,男人终于达到极限。
  “扑哧”,滚烫的精液射向她的喉咙深处,刺激到气管后,丽子咳嗽起来。
  “不许吐出来,给我吞下去”男人将她的头掰正,让她嘴向上,这样在金属环所撑开的嘴里,精液无法从嘴里被吐出来,大量的精液灌满了她的口腔,在张着嘴的情况下吞咽是很困难的(但不像有的人说的那样根本不能吞咽,笔者写这里的时候亲自试了一下张着嘴喝水),她的喉咙开始蠕动,艰难地一点一点吞下男人的精液,又浓又粘的精液从她的喉咙缓缓流下,口中白色液体的表面逐渐降低,终于,当最后一点精液被吞下时,男人满意地点点头。
  “不错,作为奖励,我就让你排泄吧。”男人笑着说。丽子的眼中露出一丝希望。男人来到她身前,手握住屁眼中按摩棒露出来的部分。
  “开闸放水喽。”男人喊一声,将按摩棒狠狠抽出,一股清澈的喷泉从丽子的菊花中飞溅出来,洒落在叁米以外的地上。她已经7天没吃东西,全靠葡萄糖维持生命,大肠里早就没有粪便了。
  “啊啊啊!!!”强烈的排泄欲望得已解脱,丽子的四肢痉挛着,尽情地享受着排泄的快感,在着淋漓尽致的释放中,阴道里旋转的按摩棒将她逼向高潮的及至,大量的爱液从阴道中爆发出来,急剧收缩的阴道和爱液的冲刷竟然将按摩棒从阴道里生生顶了出来,按摩棒掉在地上,还在不停地扭动着,丽子的身躯完全绷紧,沉浸在高潮中。
  高潮过后,丽子晕死过去,男人弯下腰,检查着她的下体,尿道依旧被封锁着,不过胶布上已浮现出一粒硬硬的东西,男人倒吸一口气,这是刚才塞进尿道里的物体,居然几乎要被顶出来了,高潮时,女人的小腹会剧烈收缩,膀胱里的尿液往往会被挤出来而导致失禁,没想到高潮的力度居然这幺大,也可以想像她刚才这里有多痛。阴唇还张得大大的,仿若在喘气一般,一下一下收缩着,肛门也还没闭上,一滴残留的淫水从阴道口流出,缓缓的流下,最后竟然流进肛门了,男人看到着一幕,想到一个有趣的玩法。
  许久,丽子醒过来了,男人已经不在身边,而封口球也重新被带上了。强烈的尿意刺激着她的神经,现在的丽子已经憋得不行了,可尿道中似乎仍有异物存在。不管了,试着拉一下吧,丽子这样想着,轻轻试了一下,竟然可以拉,丽子一阵欣喜,放开尿意,准备将膀胱里的积压完全排出时,却发现没那幺容易。
  现在插在丽子尿道里的是一根细小的塑料管,塑料管细长的直径限制了排尿的速度。能拉总比不能好吧,丽子想,紧接着,尿液顺着管子流出,而这根塑料管的另一头,接在她的肛门里……这是男人在离去前做的一个机关,丽子的膀胱已经接近饱和,男人先在她的直肠里注入一些生理盐水,直肠将会慢慢将其吸收,而吸收后的水份又将由尿液排出,纤细的塑料管连接着尿道和直肠,排出的尿液进入直肠后将再度被吸收,形成一个恐怖的无限循环。
  啊,怎幺回事?丽子感觉到肛门传来一阵热感,这是尿液进入其中的标志,可她不知道,她被固定的姿势使得她看不见自己的下体。排泄的时间持续了很久,直肠吸收的速度只比拉尿的速度略慢一点。足足过了3个小时,丽子才觉得拉完了,没等她喘口气,尿意又出现了。怎幺回事?
  突然,同样是医生的她终于明白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幺,也知道这泡尿是永远也拉不完的,只要一停止拉尿,膀胱里的液体就会再次聚集起来。而憋住也是绝对行不通的,膀胱已经饱和,而直肠中还有大量水分,膀胱是容纳不下那幺多液体的。唯一的途径只有拉出去,永无止尽地排泄。
  一整个晚上过去了,不过在这个地下室里,是没有白天和夜晚的概念的。丽子已经睡去,塑料管中仍然有液体在流动,从尿道流向肛门,永远也不会停止……
【完】